畲族网


版块列表
畲族网管理事务民族事务 → 畲族(东家人)和畲族(山客人)


  查看149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畲族(东家人)和畲族(山客人)

盘瓠后
  1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9/11 11:08:11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42 被删:-125 积分:88563 点券:0 注册:2005/1/17
畲族(东家人)和畲族(山客人)

东家人

 

东家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个未识别民族(暂划分成畲族),自称“嘎孟”。

 

东家人的族称族属是历史遗留问题。19966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分别以黔府函(1996143号和144号两个文件认定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之都匀市、福泉县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之凯里市、麻江县共4个县(市)的东家人为畲族。但是从历史来源、迁徙、婚丧嫁娶、生命礼仪、民间信仰、建筑、服饰等方面来研究,东家人与周边民族及居住其他省份的畲族有较明显区别。

 

中文名

 

东家人

 

人口

 

5

 

主要分布地区

 

贵州

 

语言

 

东家语、汉语

:

这两天开会有东家人在一起。对东家人有研究的群友,可列问题清单,我代为采访。

:

暂划分成畲族?语出何典?

:

百度百科,以前可以随便编辑,现在要求添加参考文献,但仍然不严肃不严谨,属于私有化百科

:

那就问问他们与畲族有何共同点,有盘瓠(狗头王)传说没有?

:

作者是东家人吗

:

是东家人,不是高皇歌

:

那里不是写畲族(东家人)史诗?

:

我个人觉得,贵州畲族跟浙闽畲族完全不同

:

划归依据是啥?

:

划归苗族还差不多,划归畲族太勉强啦

:

他们怎么能代表我畲族呢

:

这些人姓什么?

:

不是南京(荆)一路人

:

主要是政府认了没有

:

承认就是认了啊

:

刚在那篇文章里的人姓赵,这个赵是啥意思呢

:

那人家就是畲族

都市种畲:

那人家就是畲族

都市种畲:

不管姓什么

蓝雪霏:

当年他们仅到潮州、漳浦两地“考察″,就认畲为族。我去过贵州麻江、福泉两县的东家人村落,音乐完全不同。

蓝法勤:

我去过麻江考察,这些畲族其实是东家人,我问他们为何不认定为苗族,

蓝法勤:

他们中的一个接待我们的赵老师,很热心于畲族文化的人,说是他们东家人的习性和畲族有点像,就最后决定认定为畲族。他们也到景宁,福建考察学习畲族文化。

蓝法勤:

和我们这边畲族截然不同,就是担心他们来我们这边学习畲族文化,

珍华:

这么严肃的事情。

蓝法勤:

所以,贵州有了我们畲族

毛毛主人:

哈哈,担心他们学习?为啥?

毛毛主人:

畲族基本有血缘关系,这些人估计找不到血缘关系吧?

蓝朱朱:

我觉得根据盘瓠传说和高皇歌,雷兰钟盘四姓应为畲族,(后来的李和吴另当别论)其他姓不能列为畲族,没有血缘关系。

蓝法勤:

我是担心他们自己最后学的都变成了景宁的畲族了,还是保留他们自己的特点,不一定都要和东部畲族一样,他们自成一体,我觉得也好的

毛毛主人:

不一定畲族就那几个姓,问题是不管姓什么,有没有血缘关系这与姓什么不能等同。

毛毛主人:

如果他说是畲族,总该与大多数畲族有点关系吧,不能没有一点关系,觉得喜欢畲族就是畲族,这样不乱套啦

毛毛主人:

所以,如果畲指的是一种生产方式,那就好解释啦

毛毛主人:

那六大姓是指的血缘关系团体,姻亲

吴晓东:

客家人的五次迁徙

都市种畲:

应该跟漳州土著认陈元光及其部将为姓是同一回事,我认为很不可信

都市种畲:

历史、家史都是由强势族群写的

:

东南山客与贵州东家人的关系怎么处理是一个难题,说实在在感情上对东家人是不太认同的,闽浙为中心的山客人有自己的一套文化符号,贵州东家人是另一系统了,但政策上规定使人不得不接受另一体系的畲族了,这样就有畲族(山客人)和畲族(东家人)。

同喜:

瑶族的支系更多。

同喜:

摩梭人算纳西族

吴晓东:

@蓝万清?分清政府的与学术的划分就可以了,不必太焦虑。

我:

@吴晓东?是,两码事

吴晓东:

海南苗族从学术上划分应为瑶族,他们与金门支系的瑶族能通话。学者们也都清楚

我:

原来畲族比较单纯,就是山客人,开始还有畲(族)客(家人)不分家之说,现在与东家人也分不清楚了。

我:

这个政策有点让人觉得不确定,还好不象朝鲜核武那么严重,

吴晓东:

血缘、文化上纯而又纯的民族是不存在的,大家就凑合着过吧。

我:

支持

我:

但好象盘瓠孙子还是文化上比较认同的,这个文化大旗在东南沿海有一定代表性,可惜汉化压力太大,山客精英也只得凑合了,

毛毛主人:

哈哈,本来畲族就是一个才有六十年历史的建构的民族,党让咱们用这个名就用这个名字吧 

毛毛主人:

和谐共处

都市种畲:

欢迎东家人入列或归队

吴晓东:

其实,景宁早就认同了贵州畲族,博物馆里的迁徙路线可说明。

孟令法:

好久好久好久没在群里说话了,但看到大家讨论东家人问题,我要对所有发言的人提出批评,你们应该好好看看相关研究文章,不要总是从血缘上说这事(分子人类学到底还是问题大大的),你们可知道现在的东家人究竟认同畲族的什么吗?东家人的畲族定性是“被迫”的,就像穿青人被定性为汉族一样,目前还有几十万人处于待定之列,他们招谁惹谁了?什么叫汉化,天天讲这个词,你们真的能讲清楚这个词的来历吗?反正我不知道,我们无形中被说成了无恶不作的人了?你们觉得合适吗?从你们的论述中,我看到了你们的自高自大!没有一个正确的政治认识,也没有一个正确的文化认识!你们的很多言论是对东家人的伤害,也是对其他民族同胞的伤害!现在的畲族文化研究究竟是个啥子样子,难道大家不清楚吗?当代畲族姓氏究竟有多少你们考察过吗?我真是觉得,做畲族研究七八年来,越做越糊涂,越做越伤感!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豪,而不应是文化自大!

孟令法:

现在究竟有多少假少数民族,有多少真汉族?当分子人类学从基因角度定性民族的时候,它无形中给本就松散的中华民族带来血缘的群体间隔,为国家分裂主义提供了“科学”依据,这是我们必须看到的,也是必须坚持反对和限制其发展的

阿立:

@孟令法?是的,必须弄清楚的一个最最基本的概念(不论是民族学或文化人类学),民族是个文化概念,而非血缘(种族)概念。

我:

文化中心意识难以消除,每个人都有自己角度

阿立:

东家人属不属畲族就要研究其文化与畲族的关系,也可能仅仅是历史上仅存的关系。但绝非是什么姓氏更不是血缘上的关系。

我:

认同问题

我:

承认民族虚构,并不可虚无。

毛毛主人:

小孟发这两篇文章读过了,感觉是在说明东家为什么不是畲族?

我:

随着东家人族称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为了及早确定东家的民族称谓,在省、州、市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下,1993年11月和1994年7月,都匀市安排东家代表参加了由省民委在黔东南麻江县分别召开的两次东家人代表座谈会。会上,根据东家人口碑传说的迁徙路线和有关历史文献记载,经省民委同意,成立了以东家人代表为主的“贵州省少数民族考察团”,

我:

通过历时半月对潮洲和漳洲地区畲族的考察,考察团形成了两点共识:一是族谱和墓碑所记载的贵州东家由江西迁徙入黔之说可圈可点,《潮洲志》曰:“畲族初聚居粤、闽、赣三省之交”,说明浙江、广东、江西交界一带为畲族和东家居栖之地。东家和畲族在史籍均称为“百越”、“蛮”、“蛮僚”,说明东家人和畲族都是我国南方的少数

民族同一族源。二是西迁的东家人和南迁或辗转于粤、闽、赣交界山区的畲族受各少数民族和汉族客家文化的交融渗透,语言有一些差异,但东家人和畲族基本的单词如:日、月、牛、马、来、去、父、母、史、弟、嫂等相同,大多数语言相通、相近。

我:

1995年5月23日至24日,省民委在麻江召开有黔南州、黔东南州、都匀市、凯里市、麻江县和福泉县领导、专家学者以及东家人代表106人参加的“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座谈会”,听取考察团赴广东、福建、荔波、榕江考察情况汇报,并就东家人的民族族称进行认真研讨。经过论证,绝大多数东家人代表认为:东家人与瑶族的族源、习俗等差异较大,不属同一民族。东家人和畲族族源相同、都是百越的后代,都同在粤、闽、赣交界山区开发,繁衍生息,由于历史变迁,虽然东家人和畲族生活地域相隔甚远,但在文化习俗、语言、服饰、婚丧嫁娶等方面基本相同,属同一民族群体。与会东家人代表97%同意东家人认定为畲族。并形成《会议纪要》如下:

为了解决东家人的民族成份问题,进一步促进各民族的平等、团结、进步和共同繁荣,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和重视下,经过各级

民族工作部门和广大东家人的共同努力,在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做了许多前期工作的基础上,省民委组织召开、麻江县民委承办的“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座谈会”于1995年5月23日至24日在麻江县举行。

参加座谈会的有:省民委、黔南州政府、民委、黔东南州民委、麻江县委、政府、人大、福泉县人大的领导同志,麻江、凯里、福泉、都匀等县、市民委的负责人,省、黔东南州民研所的专家、学者以及麻江、福泉、凯里、都匀的东家人代表共计102人,其中东家人代表70人。

我:

一、会议听取了东家人考察团赴广东、福建考察畲族的报告和赴荔波、榕江考察瑶族的报告。与会代表根据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有关政策、文件、指示精神,按照尊重科学、尊重群众意愿的原则,紧紧围绕两个考察报告和依据有关资料、进行了认真、热烈、求实的讨论。绝大多数的东家人代表认为:贵州的东家人和畲族在族源、语言、服饰、风俗习惯、心理素质等方面基本相同。23日下午,实到会的东家代表59人,通过举手表决,有57位东家人代表同意东家人认定为畲族。

二、与会东家人代表感谢各级党委、政府和民委及各兄弟民族对东家人的关心和支持,并希望继续得到关心和帮助,尽快解决东家人的民族成份问题。

三、贵州的东家人主要分布在黔东南州的麻江、凯里、黔南州的福泉、都匀等县、市。请上述各县、市政府、民委写出东家人认定为畲族的报告,分别报送黔东南、黔南州府审定后,再上报省政府审批。

四、麻江、福泉、凯里、都匀等县、市的民委、要严格按照第三次,第四次人口普查中东家人的实际情况,登记造册、核准人数上报,不允许任意突破或将非东家人登记为东家人。对以前的种种原因改为其它民族成份的东家人,如本人自愿要求改回来的,应当允许,但也允许保留原因的民族成份。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后,这项工作就告结束,以后就按照国家民委民政字(86)252号、(90)217号文件规定,纳入正常工作。

五、会议希望东家人同胞在民族成份认定后,要自尊自强,奋发进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增强各民族的团结,为实现各民族的共同进步、繁荣、兴黔定民做出积极的贡献。

我:

这份纪要,为都匀、凯里、福泉、麻江四县(市)人民政府解决东家人的族称问题创造了条件、提供了依据。事后,都匀市、福泉县人民政府分别以匀府报(1995)42号文件、福府报(1995)17号文件专题向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报告;凯里市、麻江县人民政府分别以凯市府通(1995)83号文件、麻府呈(1995)9号文件专题向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报告。两州人民政府审定后,分别以黔南州府呈(1996)7号文件和黔东南州府呈(1995)65号文件上报省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于1996年6月13日分别以黔府函(1996)143、144号文件作了批复,认定东家人为畲族。至此,东家人长期背着的“待定民族”的包袱终于放下,正式成为畲族大家庭中新添的成员。

我:

欢迎

孟令法:

可信么

我:

你说了?

孟令法:

从这一点说,畲族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可以同化其他族群的民族

我:

说远了。

孟令法:

认同是双向的

我:

支持,

孟令法:

东家人之所以会这么选择,还是有急需被政治认同的深层含义

我:

关键是闽浙畲族有否认同感,

我:

那是另一个问题,

孟令法:

穿青人为什么不认同其他民族,非得要搞一个穿青族,现在人家的身份证上是汉族(穿青人),至少这是一个进步

孟令法:

政治认同才是最核心的

我:

我只是疑问为什么闽浙山客人不怎么认同,

孟令法:

所以,王星虎才写那样的文章

我:

但如果没有文化认同或民族认同那麻烦的。

孟令法:

因为大部分闽浙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四五万人的存在

我:

是呀

孟令法:

我从王星虎老师的文章中能看到这样一种心理:他不甘于被某些文化精英的做法所束缚,而放弃属于东家人的文化传统

孟令法:

畲族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政治符号,而不是一个文化符号

我:

目前只能说畲族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孟令法:

现在的很多民族不都是这样么

我:

但闽浙一带畲族可能不认同仅仅政治符号吧,

我:

因为有畲族山客人的文化符号,尽管有人山客人不同意,

我:

所以贵州的东家兄弟可能要尽快弄出自己的文化符号,而不是要山客化,

孟令法:

那这是汉化还是畲化呢

我:

与化无关,

孟令法:

那为何会有汉化一说呢

我:

边缘民族的文化生存的艰难是难以想像的。保持文化尊严和独立仍然艰苦,

孟令法:

怎么就难以想象,哪个民族没有悲怆的历史

孟令法:

如果当年客家人被定为客家族、福佬人被定位福佬族、疍民被定位疍族,对畲族来说,还有汉化一说吗

我:

这是感受不是理论,

我:

畲族面临文化困境

孟令法:

感受,啥子理论不是从感受中总结出来的

我:

不管你怎么说都得面对现实。

孟令法:

我们当代北方汉人,对畲族有同化吗?

毛毛主人:

但从认同的角度来看,只要他心理上认同属于畲族。就是哈

我:

那是别人的事

孟令法:

我父母连畲族听都没听说过,用汉化,是不是合适呢

孟令法:

一生连沛县这个地方都没出去的我的爷爷奶奶,又对畲族怎么同化了?

我:

我们山客人天天时时感受到,

孟令法:

用汉化这样的词一概认定之,是不是可行呢

孟令法:

那是地方问题,是周圈论问题,而不是一个民族问题

孟令法:

所以,一旦将这种区域问题上升到民族文化,就有泛化嫌疑

我:

那你创造一个词吧。

我:

在没有适合词时候,只能如此,

孟令法:

我不会用这种词,我也没那个能耐造这样的词

孟令法:

那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孟令法:

可行吗?

孟令法:

现在不是要追本溯源吗?

孟令法:

去找找汉化这个词的出处呗

我:

王明珂《在汉藏之间》就是与畲族相同境遇,

孟令法:

是否存在畲汉之间

我:

不争了,目前我们只能从感受出发,

孟令法:

感受就不能称为研究

孟令法:

不能是学术的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
盘瓠后
  2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9/11 13:51:15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42 被删:-125 积分:88563 点券:0 注册:2005/1/17
东家人得以重圆梦
东家人得以重圆梦
——贵州都匀畲族识别考侧记
姚 雁
2009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陪同省、州政协领导首次来到几百年来被当地居民称为东家人聚居地的畲族山寨——都匀市洛邦镇马场村甲义大寨。甲义大寨和周边的几个村寨海拔均在1000米左右,民舍布落崇山密林之中,虽和其他民族村寨隔山横水,但彼此却睦邻友好,亲密无间。东家人入黔后,和其他民族一样世袭农业,不同的是除饲养少量牲畜外,过去还有养鸭习惯,无论贫富,每户都饲养有几十只鸭。明清时期,东家人曾被视为“东苗”、“冬苗”,史书上亦称之为“养鸭苗”或“鸭崽苗”。
甲义大寨傍林而栖,徑幽景秀。入寨时刘禹锡的一首《竹枝词》袭上心来:“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 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畬。”虽说“畬”非“畲”,但诗中意境,却宛若畲族曾有过的日常生活图画。然而就这么个贴近诗画的民族,却险些流失于黔南的群山之中。
我们有幸走家串寨重温了那段东家人回归本族的历程: 从新中国成立到1996年之前,都匀乃至全省的东家人曾是黔地一个待识别的民族,因其族别未定,一度成为民族大家庭中的“黑户”。在户籍改革和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少东家人等不及族别确认,就将身份改为布依族、苗族、水族……以至畲族人口锐减,而今居住在都匀市的畲族人口仅2900多人。然而,翻开吴、王、罗、金、杨等族谱(都匀畲族主要以吴、罗、王、金、杨等姓最多),不难发现,现有的2900多人仅为都匀畲族的一部分。
民族识别是一个涉及民族平等的重大现实问题,“要求尽快认定东家人的族称”,无形中已成为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项重要历史遗留问题。这问题直接关系到具体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和谐民族关系,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大局。但民族识别并非朝夕
之功,需作大量翔实的历史探源与考证。据民族识别参与者吴春发老人的回忆和相关的资料记录,1982年,贵州省民族识别工作队曾到过当时的都匀县(该县于1984年合并为都匀市)和东家人代表对东家人的历史、习俗、语言等进行过考察论证,东家人代表曾要求东家成为单一民族。后因种种原因,东家人的族称一直未被认定。伴随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1993年识别工作峰回路转,东家人的族别确认再次变得紧迫清晰。
走访中,曾从教42载年逾九旬的吴秀品老人告诉我,当地汉人认为他们的祖先是由“东边”来的,故对他们先人以“东家”相称。而他们则自称“嘎蒙”,“ 嘎”意为“客”,“蒙”意为“人”,也就是说他们是“客人”。相邻的苗族和瑶族称他们为“嘎斗”、“嘎朵”,意为从远方来的客人(远客)。现居住在都匀和麻江、福泉、凯里等县(市)的畲族普遍认为,他们的先祖来源于江西。据东家人各姓氏的族谱、碑文和有关史料考证,“东家”人的先祖入黔前,是居住在江西赣江流域及赣东、赣东北一带。《都匀民族志》记载:“东家相传,说原居于江西吴兴县,迁徒入黔,始居都匀邦水司,后分三支,迁往都匀江边堡,麻江牛皮檀木寨(黄泥寨)、黄鹰高寨……”。从甲义大寨老人们提供的《远口通谱》摘文,吴世瑞之子吴尚通、吴尚忠、吴尚亨于洪武年间随军入黔平夷,后来只尚亨回抱圹开基,尚通、尚忠的情况已无法考证。而《吴氏宗谱》记载,吴尚通于洪武初年入黔平叛,跟其随行的有吴尚忠、吴尚翁(亨),战乱平息后,到都匀、麻江交界处的檀木寨落业,与《远口通谱》记载的名字相同。《王氏族谱》记载:“洪武二年,江西省吉安府泰和县人氏王承元、王承杰……与大明太祖调北征南一十八载”,平复后,“移迁填补云南贵州”,《罗氏族谱》称:“原籍江西南昌府丰城县,分支吉安府吉永县旗下”,《罗氏族谱》有“罗氏起籍江西监江府”,“洪武年间从居贵州;”《杨氏族谱》称:“杨氏祖籍江西监江府吉水县”, “洪武时入黔填贵州”,《蓝氏族谱》称:“洪武年间,蓝姓主人由江西景德镇入黔……王姓王凯,系江宁县(人),代(带)领雄征云贵二省,落业平越(今贵定县平
伐、昌明一带)……”。由此可知,自明洪武初年以后,东家人因种种原因,调北征南,填补云贵,“东家”人先后陆续入黔,故云:东家人来源于闽、粤、赣三省交界处。
随着东家人族称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为了及早确定东家的民族称谓,在省、州、市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下,1993年11月和1994年7月,都匀市安排东家代表参加了由省民委在黔东南麻江县分别召开的两次东家人代表座谈会。会上,根据东家人口碑传说的迁徙路线和有关历史文献记载,经省民委同意,成立了以东家人代表为主的“贵州省少数民族考察团”,并确定了相应的考察线路。
1994年12月1日至16日,由时任麻江县人大主任王泽恩(东家)为团长、福泉县人大副主任杨景华(苗族)为副团长,组成有东家代表参加的15人考察团,根据东家人族谱、碑文记载和民间传说的迁徙路线,畲族的语言特征、生活习俗和历史记载,前往广东省潮洲地区和福建省漳洲地区的畲族地区进行考察。其间,原广东省民委研究所所长朱洪,向考察团简介了广东省畲族的情况并惠赠《广东畲族研究》一书;潮州市有关领导陪同到凤凰山区的潮安县凤南乡考察,听取了该乡畲族情况介绍,并由乡党委领导陪同到畲族聚居的山梨村访问,了解该村畲族的历史沿革、生活习俗,用畲语进行对话录音,观看和拍照该村畲族的《祖图》、服饰等,途中还考察了文祠镇车工坑畲族管理工区的畲族祠堂;走访考察了凤凰镇石古坪村,对该村畲族生活习俗、语言进行了更详细了解和录音;听取了漳州地区畲族情况介绍,考察了漳浦县赤岭畲族乡畲族的婚姻、丧葬、节假日情况,和兰老乡长等人用畲语作对话录音,参观了山坪村畲族祠堂——《漳浦石椅种玉堂》,受赠《兰氏族谱》五本。
通过历时半月对潮洲和漳洲地区畲族的考察,考察团形成了两点共识:一是族谱和墓碑所记载的贵州东家由江西迁徙入黔之说可圈可点,《潮洲志》曰:“畲族初聚居粤、闽、赣三省之交”,说明浙江、广东、江西交界一带为畲族和东家居栖之地。东家和畲族在史籍均称为“百越”、“蛮”、“蛮僚”,说明东家人和畲族都是我国南方的少数
民族同一族源。二是西迁的东家人和南迁或辗转于粤、闽、赣交界山区的畲族受各少数民族和汉族客家文化的交融渗透,语言有一些差异,但东家人和畲族基本的单词如:日、月、牛、马、来、去、父、母、史、弟、嫂等相同,大多数语言相通、相近。
为使东家族称得到更进一步论证,1995年4月2日至7日,考察团根据贵州省瑶族分布情况,赴荔波县瑶山瑶族乡和榕江县塔石瑶族水族乡进行考察。在荔波县除听取荔波瑶族情况简介外,还重点考察了靓山乡瑶山瑶族的生活习惯、婚姻、丧葬等民俗风情,并深入瑶族农户看望他们的住房、服饰等。在榕江县塔石瑶族水族乡,考察团详细询问了塔石瑶族的生活习俗、婚姻、丧葬、服饰等情况,并对瑶族语言作了对话记录。事后考察团深入该乡党相村瑶族家庭访问,进一步了解瑶族的风俗习惯。考察团认为:东家与瑶族的习俗、婚姻、丧葬、服饰差异较大,如语言上,塔石瑶族自称“荣年”,瑶山瑶族自称“多摩”,东家人自称“嘎蒙”,瑶山、塔石瑶族和东家人不能通话,部份数字和名词迥然不同,瑶山瑶族只有8、9与东家人相近,而塔石瑶族只有1、2与东家人相近。各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异。
根据考察团的建议,本着“尊重科学、尊重民族意愿”的原则,1995年5月23日至24日,省民委在麻江召开有黔南州、黔东南州、都匀市、凯里市、麻江县和福泉县领导、专家学者以及东家人代表106人参加的“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座谈会”,听取考察团赴广东、福建、荔波、榕江考察情况汇报,并就东家人的民族族称进行认真研讨。经过论证,绝大多数东家人代表认为:东家人与瑶族的族源、习俗等差异较大,不属同一民族。东家人和畲族族源相同、都是百越的后代,都同在粤、闽、赣交界山区开发,繁衍生息,由于历史变迁,虽然东家人和畲族生活地域相隔甚远,但在文化习俗、语言、服饰、婚丧嫁娶等方面基本相同,属同一民族群体。与会东家人代表97%同意东家人认定为畲族。并形成《会议纪要》如下:
为了解决东家人的民族成份问题,进一步促进各民族的平等、团结、进步和共同繁荣,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和重视下,经过各级
民族工作部门和广大东家人的共同努力,在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做了许多前期工作的基础上,省民委组织召开、麻江县民委承办的“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座谈会”于1995年5月23日至24日在麻江县举行。
参加座谈会的有:省民委、黔南州政府、民委、黔东南州民委、麻江县委、政府、人大、福泉县人大的领导同志,麻江、凯里、福泉、都匀等县、市民委的负责人,省、黔东南州民研所的专家、学者以及麻江、福泉、凯里、都匀的东家人代表共计102人,其中东家人代表70人。
一、会议听取了东家人考察团赴广东、福建考察畲族的报告和赴荔波、榕江考察瑶族的报告。与会代表根据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有关政策、文件、指示精神,按照尊重科学、尊重群众意愿的原则,紧紧围绕两个考察报告和依据有关资料、进行了认真、热烈、求实的讨论。绝大多数的东家人代表认为:贵州的东家人和畲族在族源、语言、服饰、风俗习惯、心理素质等方面基本相同。23日下午,实到会的东家代表59人,通过举手表决,有57位东家人代表同意东家人认定为畲族。
二、与会东家人代表感谢各级党委、政府和民委及各兄弟民族对东家人的关心和支持,并希望继续得到关心和帮助,尽快解决东家人的民族成份问题。
三、贵州的东家人主要分布在黔东南州的麻江、凯里、黔南州的福泉、都匀等县、市。请上述各县、市政府、民委写出东家人认定为畲族的报告,分别报送黔东南、黔南州府审定后,再上报省政府审批。
四、麻江、福泉、凯里、都匀等县、市的民委、要严格按照第三次,第四次人口普查中东家人的实际情况,登记造册、核准人数上报,不允许任意突破或将非东家人登记为东家人。对以前的种种原因改为其它民族成份的东家人,如本人自愿要求改回来的,应当允许,但也允许保留原因的民族成份。东家人民族成份认定后,这项工作就告结束,以后就按照国家民委民政字(86)252号、(90)217号文件规定,纳入正常工作。
五、会议希望东家人同胞在民族成份认定后,要自尊自强,奋发进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增强各民族的团结,为实现各民族的共同进步、繁荣、兴黔定民做出积极的贡献。
这份纪要,为都匀、凯里、福泉、麻江四县(市)人民政府解决东家人的族称问题创造了条件、提供了依据。事后,都匀市、福泉县人民政府分别以匀府报(1995)42号文件、福府报(1995)17号文件专题向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报告;凯里市、麻江县人民政府分别以凯市府通(1995)83号文件、麻府呈(1995)9号文件专题向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报告。两州人民政府审定后,分别以黔南州府呈(1996)7号文件和黔东南州府呈(1995)65号文件上报省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于1996年6月13日分别以黔府函(1996)143、144号文件作了批复,认定东家人为畲族。至此,东家人长期背着的“待定民族”的包袱终于放下,正式成为畲族大家庭中新添的成员。
1996年10月18日,东家人族别认定庆祝大会在麻江召开,全省各地的畲族同胞均派代表参加了这次盛会。为实现东家人久悬未偿的愿望,在1993年至1996年间,相关部门和工作人员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和族谱,进行了认真的调研和考证。终于使党的民族平等、团结、进步和共同繁荣的政策得以贯彻落实。东家人回归畲族,不仅为贵州民族园增添了一朵奇葩,而且在中华民族史留下了一段佳话。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
盘瓠后
  3楼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2017/9/11 14:58:35

等级:管理员 帖子:6142 被删:-125 积分:88563 点券:0 注册:2005/1/17
隐私东家人
我:
不要在群里说了,
我:
许多事情没法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当止则止,
:
我今天之所以打破沉寂,就是因为看到大家对东家人的看法,十分让人恼火
:
所以,我不得不出来捣鼓几句
我:
知识为信仰留下余地,
:
我接触过好几位东家人,其中就有王星虎,我很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
我:
东家人问题,闽东浙南更难认同,
:
这种政治问题,居然可以用血缘来定性,我也是醉了
:
大家不认同,其实就是个人认同,不认同也就好了么,干嘛要这么说人家呢
我:
理性上知道有一个东家畲放兄弟,但情感上确实难以认同,如世代山客四大姓,就是认同
:
这似乎就是站在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看人家东家人,这样一点都不合适,这无形中就形成了一个畲族文化中心主义
我:
其实东家人要保存自己的文化,不管别人山客人说什么,形成一个畲族的一支了。
:
出了李吴罗杨,我还发现了黎、巫、范、邬、吕等畲族
我:
盘瓠传说,四大姓,山客话是基本特性。
:
所以,现在是否还能用盘瓠神话和高皇歌来确定畲族姓氏,必须是谨慎的
我:
他们是从直觉,不能从学术上考究
:
也许神话和史诗中的演述只是对主体姓氏的一个概括,而不是实指呢
我:
你列的姓氏是从四大姓衍生出来的吧?
:
所以,越是走直觉路线,畲族研究就会越空洞,越走下坡路
我:
但人们都以现实待之
:
基本都是明清时期通过入赘形成的
:
所以,历史与现实是有分界线的
我:
是,史识更重要。
:
如果没有正确的历史观,畲族研究也只能是过眼云烟
我:
我接触过好几位东家人,其中就有王星虎,我很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他们情况如何?
:
情况如何,我不好说,只是去凯里做调查时接触的,没有怎么进行交流
我:
如果只是在政治上待遇应该没问题,
:
前段时间王星虎那个史诗百部工程的结项答辩,我去听了,但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和他进一步交流
我:
经济上有什么进展?
:
但在凯里做调查时,那边的东家人还认为自己是东家、革家,不认为自己是畲族,他们觉得他们政府认定的,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不认定,很多事情都办不了,我看过他们的一代身份证,很多上面不是“汉族”就是“待定”,所以没办法,争取不来,因为56个民族早就定下了,不可能有第57个
我:
但靠上畲族可以解决问题吧?
:
我是14年去凯里的,那边也都在打造畲族文化,有不少景宁元素被嫁接过来,3年过去了,我觉得,这种嫁接应该有增无减
:
正如蓝法勤老师说的那样,现在那边的情况就是这样
我:
他们自己文化的保留如何?
我:
不管怎么样,两地的交流得有,否则沟通没有,更不说其他了,
:
一些乡村里还比较完好,市区及其周边的基本和当地人没啥区别了
:
凯里的民族十分多样,所以,市里究竟以哪个民族为主,还真说不清
我:
两地文化可以交流采借,但一定是畲族两支的,保留当地文化或许也是当务之急
:
可惜,东部的畲族文化可以隔着数千里路改变当地畲族的文化,可想而知,东部畲族文化的强大
我:
那只能静观其变了
:
所以,有了贵州这样的一个东家群体做参照,东部畲族还会感到自己是弱势的么
我:
相对而言吧,但盘瓠传说是输不出去了。
:
他们现在有部分人就在做他们自己的史诗推广,也是为了自己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
这是没办法的事
:
总得给人家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我:
做得对,


盘瓠问题实质上是畲族人如何看待自身的问题。
 回到顶部